菠萝蜜视频app无弹窗在线阅读

“妈咪,那这周末来接我。”三个小家伙异口同声的附声道!

“好,快去吧!”秦雨筱有些不舍得看着三个小家伙随着墨北宸的脚步去往墨宅。

叮叮叮。

“喂,请问是哪位?”容净格拿着手机道。

“是我,上官清风。”

“哈哈哈!”爽朗的笑声响起。

“格,听说回国了。”

“是的是的。”

“待会我去接,一起吃个饭吧!”上官清风单枪匹马的直接说道。

“吃饭就不用了,我最近发生了点事情,具体的事情以后再跟说,先不着急。”容净格故意着拒绝道。

他也略知一二,记忆的选择权向来不是谁能控制得了的,只能是他自己本身所决定的,先装傻。

“总裁,今天的餐厅订好了。”助理向着刚刚打好电话的上官清风讲道。

齐刘海清新少女荒原写真清纯迷人

“退了。”

上官清风想到现在只怕容净格现在真的是对自己存有私心。

……

秦雨筱看着哥哥的模样,实在不忍心,也就没有顾着哥哥的意愿,直接拉着哥哥去商场。

“哥,不行,一定得去的。反正这是我的地盘,得听我的。”

“好吧…”容净格有些为难。

商场。

“哥,感受到商场那种热烈的气氛没有?”秦雨筱实在怕哥哥闷。

“感受到了。”

“让一下,让一下。”两个小孩子就挤在秦雨筱,容净格的中间出去。

两个小孩的打闹直接让容净格导重心不稳的向一边倒去,“哥,没事吧?”秦雨筱几乎是下意识反应,拉住了自家哥哥,“没事。”容净格还是面上那副不在意的模样。

“嘻嘻,是个看不见的。”两个小孩子嬉笑的讨论着。

“们俩过来给我道歉。”秦雨筱纵是有良好的家教,但是被这么两个没有礼貌的小孩子打搅,那今天非得教他们做人不可。

“给这位叔叔道歉。”秦雨筱一手一个抓着小孩子的手腕拉到了容净格的面前。

“不说的话,阿姨可就要打咯。”秦雨筱脸上满是认真警告的意思。

“啊啊啊,这个阿姨要打我,妈妈。”秦雨筱见两个小孩子哭的那叫一个声泪泣下,我还没哭呢,我都没骂们就哭成这样。秦雨筱只觉得眉毛挑了两下。

“这个女人怎么回事?欺负我们家小孩干什么?”两个妇女状的模样抓紧了自家小孩。

“这么个大人,欺负小孩干什么?我可以报警抓的,说虐待幼童。”秦雨筱实在是忍不住的笑出了声,不知道该说他们是无知呢,还是无知呢?

“两位,只怕们是不知道吧,就在刚刚这两位小朋友直接撞了我面前的这位男士,一点点礼貌都没有。觉得我需不需要替们俩管教管教孩子呢?”

两位妇女随着秦雨筱的目光看剧,可见那是一位盲人。

“小孩子能犯什么错,小孩子无心的嘛。”一位妇女还是嘴硬道。

“就是小孩子才多大,有这么做大人的吗?”

秦雨筱听着两位妇女的讲话,居然还倒打一耙?

“两位女士,如果您家孩子不给我身后这位男士道歉的话,我也会去报警,毕竟这位男士可是残疾人士,家孩子这么不礼貌的直接撞了过来,还有商场里面可是有监控的。”秦雨筱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,着实让两位妇人感到害怕。

“不就道歉嘛,多大点事儿啊,别生气,别生气啊!”两位妇人就拉着自己小孩到了容净格的面前。

“快点向这位叔叔道歉。”妇人看孩子没有动静,别想着作势要打他,“这孩子怎么这么不乖呢?快点道歉。”

又是哭声。

“对不起……”小孩子抽泣声越来越大。

“这歉也道了,我们可就走了。”两位妇人虽说都道了歉,但心里啊气都要气死了!就这么个丫头,还能拦着自己,太憋屈。

“哥,我们走吧!”

“嗯。”

“雨筱,下回还是不要这样子,哥没事,无心之举嘛。”

“哥,这分明就是故意的。”秦雨筱很是心疼,为什么上天要让这么好的哥哥出现车祸呢?

“哥,算了算了,我们不想了,我们出去吧。”秦雨筱握紧了哥哥的臂膀。

这样的一幕落在了不在远处的墨北晴眼里,容净格回来了,他的模样让自己好是心疼啊,那么骄傲的他,怎么会变成如今这样?都是因为自己,墨北晴已经泪流满面!

“哥,我觉得这里环境还不错呢。”秦雨筱带着容净格来了一家咖啡馆。

“嗯,是不错。”容净格虽然看不清楚了,但是他能感受到周边的人都是细声细语的讲话,走路也是慢慢的,都似乎是在找寻闹市中安静的感觉。

墨北晴就在不远处,看着秦雨筱和容净格两人。

容净格最近好像是瘦了一些,也可以对嘴拿到咖啡杯了,看来没有自己的日子,他一样过得很好,那自己为什么又要跟过来呢?为什么自己总是不肯死心呢?

看着秦雨筱和容净格两人在说的有声有笑的,墨北晴看着容净格脸上的笑容,这种笑容似乎从来都没有给过自己呢?

墨北晴看见两人远处的身影,自己的腿总是那么不争气的,跟了上去,静悄悄的看着他们俩一起上了出租车,一起回了家一起上的楼,直到他们上楼过了一会儿,墨北晴才如梦初醒,现在自己跟一个小偷有什么区别?一个偷窥他人生活的人。

“哥,怎么不走了?”秦雨筱看着突然立了身的容净格说道。

“没什么。”容净格只是觉得似乎好像有什么熟悉的感觉在周边。

“走吧雨筱。”容净格嘲笑自己,难道真当这周边有墨北晴的身影呢?

墨北晴有些踉跄的回了家,容净格回来了,可是自己还有什么理由能再去到他身边照顾他呢?

“北晴,过来吃饭。”

“北晴,过来吃饭啊!”

这是怎么了?沈悦婉和王慧针两个人对视一眼,“北晴,过来吃饭啦。”又是一声呼喊,墨北晴才如梦初醒的班的回应道:“奶奶、妈我不吃了,我先上楼了。”

“不行北晴,过来坐下。”沈悦婉来拉着自家女儿坐在了餐桌的椅子上,这一看就有什么事,女孩子可不比男孩子,北宸或者可以自己一个扛,但北晴不能什么事情都憋在心里。

“妈,他回来啦,都是因为我因为我?”沈悦婉看着自家女儿抱着自己的大腿猛的哭,也没有好意思再去问什么女儿家的心事,有时候不刨根问底,相反是对人家的一些尊重。

过了好一会儿。

“北晴,上楼睡觉吧。”沈悦婉乖乖的摸了摸自己女儿的头。

“好的。”墨北晴有些魂不守舍的上了楼。

……

“北宸,北晴这是怎么了嘛?今天一回来就猛的开始哭。”沈悦婉有些眉头紧皱的打着电话问着墨北宸。

“妈不是说不管孩子们的事吗?”

“我是不打算管,可是北晴今天回来实在是太不对劲了,又是哭又是魂不守舍的,北晴这丫头,我知道重晴她只怕这一段时间都是走不出来的。”

“那是因为容净格回来了,还失明了。大抵应该是北晴看到了实在可怜吧!”墨北宸打着马唬说道。

“回来了,那怎么失明了呢?就算失明了,北晴也不能哭的这么严重啊,又不是她给人家弄的。”

“妈,这么问我,我也不知道啊,我也只是上回看见容净格。妈,我这边还在工作,先给您挂了。”

“哦,那先工作吧!”

沈悦婉看着已经挂掉了手机,微微思索,这一代一代绕着的线难道真的是怎么拆也分不开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