免费菠萝视频app直播下载

♂? ,,

..,最快更新第一神算:纨绔大小姐最新章节!

铁骑飞驰,身金色战甲的皇城禁卫如一道金色的洪流,朝着上越京城奔去。同行的,还有到现在都云里雾里的沐寒烟一行,以及昏迷不醒的伍子岳。

身后,响起一片如雷的欢呼之声,无数百姓跪倒在地,高呼万岁。越凡尘的话,城中百姓深信不疑。虽然不知道沐寒烟为何身为长公主却成为了安云的使臣,但是长公主挺身而出,拯救了他们是事实。之前就对沐寒烟有情有义舍身相救感动万分,现在得知沐寒烟的身份,那更是感动加自豪。这就是他们上越的长公主啊,这样的实力,这样的仁义!

越凡尘听着身后的欢呼声,倒是有些诧异的看了眼沐寒烟。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,之后再查清楚就是了。不过,沐寒烟刚来就得到了这样的拥戴,倒是让他意外之外又有些自豪。因为,他们可是一家人啊。

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路上,沐寒烟忍不住再次问越凡尘道。

“等进了宫就知道了。”越凡尘似笑非笑的说道。

见他故作神秘,沐寒烟也就懒得多问了。

“对了孙大夫,怎么会来上越?”沐寒烟问孙大夫道。

“上次自方家村回来以后,我就一直在寻找千毒蚀经散的解毒之法,后来从一本古籍残篇找到一点眉目,据说上越京城有个丹道世家或有解毒之法,这一次来上越,就是专程前去寻师问道的。”孙大夫回答道。

沐寒烟这才知道,原来孙大夫来上越,竟是为了姿容,而以他此时的地位身份,却能放下身段寻师问道,这份勇气,更令沐寒烟钦佩不已。

“孙大夫,多谢了。”沐寒烟感激的说道。

穿着雨衣的活泼女孩

“沐姑娘见外了,能抛开门户之见将那分筋截脉手种种变化倾囊相授,老夫感激不尽,能帮们做点事也算是了却一桩心愿,再说医道丹道学无止境,就算不是为了们,老夫也会走上这一遭。”孙大夫笑着说道。

听孙大夫这么说,沐寒烟心中敬意又多了几分。

定边城距离京城不过三千余里,一路上和孙大夫探讨着医术丹道,不知不觉,便到了京城。

和安云京城相比,上越京城少了几分繁华,却更多了几分庄严肃穆,城中每隔几条大街就能见到一座比武台,远远的,便能听到台上修炼者交手时传出的剑鸣之声。

上越国好武之风,果然名不虚传。

身着金甲的皇城禁卫簇拥着马车,不多时便进了内城,花月等人被带去驿馆休息,而沐寒烟则在越凡尘的带领下进了皇宫。

“走吧,太后恐怕已经等急了。”来到一座雍容华贵的宫殿之前,越凡尘大步朝里走去。

“太后?”沐寒烟心里有些犯嘀咕,原以为越凡尘会带她面圣,却想到是来见太后。

反正很快就会有答案,沐寒烟也懒得多问,老老实实的跟在身后。

很快,沐寒烟便见到一名正来回踱步似乎异常焦急的宫装妇人。

听到脚步声,那名宫装妇人猛的转过身来。

“娘!”沐寒烟脱口而出。

眼前这名宫装妇人一身凤袍,容颜绝美,一眼看去,竟和她的母亲长得一模一样。

离开黑石城已有一年时间,沐寒烟时常思念着母亲,这时乍然见到这长得和母亲一模一样的女子,竟然怔在了原地。

“我有那么年轻吗,哈哈哈哈。”女子先是一怔,而后欢快的笑道。

沐寒烟这才回过神来,这名女子虽然粗略一看和母亲长得一模一样,但细细看去,其实还是有些差别的,眉眼之中更多了几分爽朗英气,而且岁数应该也要大上一些,只是因为久处宫中,养尊处优,所以看着倒是极为年轻。

“快过来快过来,让我看看我的宝贝外孙女,一不小心都长这么大了,比娘小时候可漂亮多了。”宫装妇人上前拉着沐寒烟的手,越看越是喜欢。

外孙女?她是自己的外婆?沐寒烟脑子一片混乱。

虽然最初听到越凡尘的名字,沐寒烟就觉得有些巧了,她的母亲正好名叫越凡灵,不过她从未想过母亲会和上越皇室扯上什么关系,只以为一切都是巧合罢了,毕竟,世间姓越的又不止是上越皇室一家。

直到现在,她才知道,原来这一切都不是巧合。

如果易时易地,沐寒烟可能多少还会有点怀疑,但是看见她的容貌,就绝无半点怀疑。除了血缘至亲,世上绝对不可能有长得如此相似的人。

如果换上一样的装扮,她和母亲不要说是母女了,就算说是双胞胎姐妹都有人会信。

“我叫陆念心,是上越太后,也是的外祖母,的母亲越凡灵,便是我的亲生女儿。”见沐寒烟发呆,那名宫装美妇解释着说道。

“哦。”沐寒烟有些木然的应道。明白归明白,可是这一切都远远超出沐寒烟意料之外,一时之间,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自己的外婆,竟有些手足无措之感。

“对了,听说实力也很是不错,连越凡尘那个自命清高的家伙都不是的对手,被欺负得没有还手之力,来跟外婆说说,是怎么欺负他的?”陆念心能想象到她此时的心情,也没怎么在意,又拉着沐寒烟的手,好奇的问道,那兴奋的模样哪象一国太后,倒跟个邻家大姐姐似的。

在她的身上,沐寒烟并没有感觉到太多身为一国之母的威仪,更多的,还是血浓于水的亲情,心情倒是一下子轻松下来。

沐寒烟算是看出来了,外婆的性格和母亲完不同,母亲温婉贤惠,外婆却是爽朗大方,似乎,神经还有点大条。越凡尘虽然是败给了自己,但只是一招惜败,怎么都说不上欺负吧。她也说了越凡尘心高气傲,也不知道给别人留点面子。

果然,旁边的越凡尘羞得脸色胀红。

“一招,只是输了一招,如果不是……”越凡尘解释道。

“什么叫只输了一招,输就是输,赢就是赢,越家男儿连这点担当都没有吗?”陆念心瞪了他一眼,训斥道。

看清爽的书就到 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