谁有麻豆传媒映画官网

白默笙的脸从脖子红到耳根子,双手背在身后,垂头,像做错事的孩子。

“我、我两天前从王爷那里得到公主姐姐的消息,就一直坐立不安,茶不思饭不想,好不容易熬到今日,就直接跑来了。”

意思就是,这两天不吃不喝,也没洗澡沐浴,就干等着。

君梓彤看着他委屈巴巴的样子,也不嫌弃他身上的味儿,走上前,拉住他的手。

“呆子,走吧。”

白默笙被拉住的瞬间,只觉心里好似百花绽放,双脚软绵绵的,像踩在云朵上。

“公主姐姐,我、我好想你~”

君梓彤脚步一顿,犹豫了半晌,转过头,看向他的眼睛,鼻尖发酸。

“我……也想你。”

这是她第一次如此直白的表达自己的感情,红了耳根,说完转身就走。

还是有些不习惯,总觉得有些矫情。

白默笙傻呆呆地站在原地,等反应过来,当即笑着快步追了上去,傻笑都快咧到耳根子了。

阳光眼镜清纯美女户外唯美写真

“公主姐姐,我爱你!”

这下君梓彤脖子也红了,走得更快。

可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惊呼。

君梓彤心头一跳,极快地转身朝他走去。

“你怎么……”

刚走到近前,原本蹲在地上的白默笙突然跳起来,将她打横抱起,眼里闪着奸计得逞的光。

“我没怎么,只是想抱你了!”

君梓彤老脸一红,挣扎两下。

大白天的,像什么样子,太没有公主的威仪了。

可白默笙抱得死紧,她没有办法,只能扭过头,埋进他怀里,装起了鸵鸟。

我看不见,什么都看不见。

阳光正好,院子里不时传来清脆的鸟鸣,伴随着情人间的嬉笑打闹。

许望城,郊外别院。

独孤雪娇早已收到画雨派人送来的密信,知道君梓彤在国师殿住的很好,才放下心。

君轻尘抱着团团,一脸惊喜地跑过来。

“卿卿,卿卿,团团会叫爹爹了!”

独孤雪娇双眼瞪圆,颇有些不可思议。

这才四个月的娃娃,怎么可能会说话。

可她看到一向在外高冷如仙的摄政王此时笑的像个傻子,也没好泼冷水。

还很配合地问一句。

“真的?”

君轻尘在她身旁坐下,眼角泪痣笑意深浓。

“卿卿,你听仔细了。”

说完之后,现在奶团子粉嫩嫩的脸上亲了一口,又抬手逗她。

“乖团团,来叫一声爹爹,让你娘亲听听。”

“呀呀,呀呀……”

君轻尘惊喜地转头看独孤雪娇。

“卿卿,你听到了吗?刚刚团团喊耶耶了,她会叫爹了!”

独孤雪娇:……

是我的耳朵出问题了?还是王爷的脑子出问题了?

她笑的有些勉强,很想捂住脸,不理这个走火入魔的老父亲。

可这是自家男人,能有什么办法,他说会叫爹,不是也得是。

“嗯,也许,不仔细听的话,确实有些像。”

君轻尘闻言,吧唧在她脸上亲了一口,又开始去逗奶团子。

“我家团团真是冰雪聪明,才四个月就会叫爹爹了,这世上再没有比我家团团更聪明的了……”

此处省略一千字老父亲自卖自夸的话。

独孤雪娇颇有些不忍直视。

都说一孕傻三年,怎么感觉她生个孩子,傻的不是她,而是夫君呢?

这种还会转移的吗?

独孤雪娇决定不再纠结这个问题,换了个话题。

“轻尘哥哥,太子下个月就登基了,最近小动作不断,咱们是不是要给他回个大礼?”

君轻尘这才把视线从奶团子身上收回,眼里柔情瞬间化作黑雾。

“那是自然,不过,这时候比我们更想干掉他的,大有人在。”

独孤雪娇凝眸细思,忽而眼睛一亮。

“是啊,轻尘哥哥说的没错,这种时候,没必要脏了我们的手,有的是刀急不可耐地想架在太子脖子上。”

两人对视一眼,心照不宣。

独孤雪娇笑的像只小狐狸。

“虽说不用我们动手,但我们可以帮忙添点柴,狗咬狗,咬得越激烈越好,不是么?”

话音落,凑到君轻尘耳边低语几句。

君轻尘直勾勾地盯着她的红唇,倒是没怎么把她的话听进去,当即偷了个香。

“鹬蚌相争,渔翁得利,卿卿这招离间计用的极好,不过,还可以更好,如此这般,双管齐下……”

两人凑在一处交头接耳,中间夹着个奶团子。

奶团子抓着美人爹的手手,一边吐着泡泡,一边看自家爹娘“狼狈为奸”。

独孤雪娇跟君轻尘商议完,第二天用罢午饭,便出了门。

谁知绕城找了半天,最后在展景焕的院子外找到了人。

准确点说,她到的时候,里面的人还没完事。

花玖璃出来的时候,笑着理了理凌乱的衣衫,一副餍足的模样。

“没想到独孤小姐还有听墙角的癖好。”

独孤雪娇淡淡地看着她。

这小妖女都不脸红,她一个不小心听到的,有啥好脸红的。

“不是我想听,是你们的声音实在太大,想忽略都很难。”

花玖璃不曾想她会反将一军,咯咯笑了几声。

走到近前,舔了舔红唇,压低声音。

“要不是察觉到外面有人,我们至少还能再大战三百回合。”

独孤雪娇:……

花玖璃就算了,只是她做梦也没想到,展景焕竟会跟着她胡闹。

要知道,在认识花玖璃之前,展景焕可是个纯情的处男。

活了二十年,连女孩子的手都没拉过。

如今倒好,还学纨绔子玩起来了偷情。

独孤雪娇轻咳一声,毕竟她的脸皮实在没法跟花玖璃比。

“今日来找你,是有件要事找你商量。”

花玖璃见她神色严肃,也收敛了脸上笑意。

“什么事?”

独孤雪娇贴在她耳边,低语几句。

“国师殿那边有最新的消息传来,宫里燕贵妃那边……”

花玖璃听完,眼里闪着亮光,拍着腰间五颜六色的香囊。

“这事包在我身上。”

独孤雪娇笑着点头。

花玖璃离开几步,又转身。

“花旭老狗交给我,必须由我亲手弄死他!”

独孤雪娇再次点头。

“嗯,留给你处置。”

许望城,大皇子府,书房。

耶律靖坐在桌后,眉头紧皱。

“此话当真?”

花玖璃正在桌前来回溜达,声音很随意。

“你若是不信,那我也没有办法。”

耶律靖一噎,冷冷地扫她两眼。

“不过是跟你确定一下消息的可靠性,没必要句句话都带着刺。”

花玖璃双手一摊,耸了耸肩。

“没办法,我就是这么个脾气,大殿下若是受不了,那就……忍一忍吧。”

耶律靖胸口火气又开始乱窜,可为了心中大事,也只能忍了。

“你是如何知道花子期跟我皇妹的事情的?”

毕竟连他这个做皇兄的都不知道!

花玖璃弯了弯眼睛,笑的魅惑,且没有丝毫温度。

“那就不是大殿下该关心的事了。

殿下现在该做的不是要想一想如何借此拉拢花子期吗?

他可是太子的左膀右臂,最强杀手,太子府暗卫头领。

你若是能拿下他,就相当于抢了太子的半边天不是么?”

耶律靖眉头紧蹙,正要再开口,外面忽而传来丫鬟的声音。

“太子殿下,王妃娘娘来给您送羹汤了。”

花玖璃闻言,脚步顿住,转头看向紧闭的红木门,眼底暗光一闪而逝。

这个慕容静姝可真够无耻的。

明明警告过她那么多次,还没学会老实做人,总喜欢弄些下三滥的手段。

自从花玖璃跟耶律靖成亲以来,每次两人在书房商议事情,慕容静姝都会找各种理由打断,且绝不会超过一刻钟。

要么是身体不舒服,需要大皇子过去看看。

要么是走路不小心摔了,需要大皇子去抱抱哄哄。

要么就是给大皇子做了什么吃的喝的,还要亲自端过来。

就怪恶心的,各种幺蛾子不断。

其实花玖璃跟耶律靖根本没有丝毫男女之情,两人早在成亲前就说明白了。

只有利益合作,扳倒共同的敌人,太子。

可奈何慕容静姝似乎不知道,整天想尽法子拈酸吃醋。

花玖璃实在不懂大皇子,要她身边有个这种女人,烦都烦死了。

若只喜欢吃醋也就罢了,关键这女人还是个黑心白莲花。

这些年,被大皇子睡过的女人,没少被她磋磨。

有的甚至丢了小命。

花玖璃最看不惯这种内里恶毒外表还非要假装纯洁无害的女人。

思及此,在门响的瞬间,她身形一动,站到耶律靖身前,刚好挡住了他的视线。

“怎么了?”

耶律靖见她靠近,也着实下了一跳。

他可是很清楚,眼前这个女人浑身是毒。

花玖璃眉眼弯弯,勾唇浅笑,抬手弹了一下他的肩膀。

“好像有只蜘蛛,别动。”

耶律靖:!!

咣当——

这边两人凑在一处,从进门人的角度看过来,就像是两人在接吻。

慕容静姝瞬间花容失色,手里的汤碗没端住,直接掉在了地上。

花玖璃眼底笑意一闪而逝,让开身体。

“哦,可能是我看错了。”

耶律靖惊魂甫定,绕过她,朝慕容静姝跑去。

“姝儿,你没事吧?”